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击破质疑 格灵深瞳、商汤科技的商业化突围

2023-12-14 18:50
首条财经
关注

价值自证,刻不容缓,方兴未艾!

作者:蒙多

编辑:吴双

风品:令煜

来源:首财——首条财经研究院

伟大的变革,总从潜移默化开始。

近日,富豪解克锋找到被拐儿子的消息引发热议。12月3日,格灵深瞳发微博称,亲人团聚的背后,是科技力量在发挥作用,自主研发的“跨年龄同亲缘人脸比对算法”功不可没。解清帅是近半年来企业帮助警方找到的第4个孩子。

12月4日,格灵深瞳股价大涨7.7%,收于22.22元,然次日又下降5%,截止12月13日收盘价22.50元,相比开年的16.43元,累涨近37%,但相比2022年3月的39.49元发行价,仍累跌超四成。

市场在踌躇什么呢?

1

再陷亏损泥潭 困在商业化

格灵深瞳算法部负责人称,企业研发的跨年龄同亲缘人脸比对算法,会筛选出相关性较高的疑似者,并进行赋分排名,进而大幅提升寻亲效率。

技术向善、造福社会,值得肯定。同时,潜在的市场需求、也让商业化话题泛起,甚至出现一些收费牟利质疑。

12月4日,格灵深瞳给出明确答案:针对寻亲这个事情,企业主要是配合警方提供技术和算法等工具。企业没有开发所谓的“收费版的寻亲APP”,也没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售卖相关软件。并表示会继续帮助更多被拐家庭寻找孩子,但也坦承技术不是万能的。

及时澄清值得点赞。不过细品这些不实传闻,或也折射了企业的经营痛点。

作为一家专注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的企业,卡位战略新兴产业,看似高大上,实则格灵深瞳的日子并不好过。

按产品类型划分,企业产品可分为人工智能产品、技术服务及其他。截至今年6月底,前者营收1.37亿元,占总营收86.73%;后者营收2089.11万元,占总营收的13.27%。整体营收1.57亿元,同比增长34.35%、净利211.54万元,同比增长116.8%。

增速可圈可点,然对比体量难言讨喜。据同花顺数据,118家IT服务企业中格灵深瞳收入排第93位;净利排第73位。

最新三季报,则再陷亏损泥潭。2023前三季营收约2.25亿元,同比增长14.76%,归母净利亏损约1727.9万元,同比下滑近8%。

格灵深瞳解释称,亏损系营收同比减少、研发投入增加所致。第三季公司营收6715.52万元,同比下滑14.48%;归母净利-1939.44万元,同比下滑464.24%。前九月研发费1.25亿元,同比增长38.43%。

换言之,企业正处快速发展期、为未来成长蓄力。考量在于,开年以来,销售费、管理费、财务费均呈下行趋势。截至今年9月底,三项费用为4267.51万元、2689.15万元、-3005.45万元,对应增速-13.17%、-10.60%、-101.37%。即加码研发的同时,企业也在竭力降费,却依然没挡住净利转负。

拉长视线,亏损已是企业常态。2020年至2022年,企业营收2.43亿元、2.94亿元、3.54亿元。持续双位数增长。然归母净利为-7786.92万元、-6841.77万元、3261.49万元。2022年录得正值,主要源于资金管理带来的净利息收入同增771%。

面对亏损魔咒,凸显企业商业转化弱的短板。澄清不实言论的同时,也需企业反思:如何尽快培育造血力、盈利能力,是一道迫切考题。

2

减持破发 

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告负 

C端生意好做吗

资本惯于看预期下菜碟。2022年3月17日,格灵深瞳挂牌上交所,发行价39.49元,对应市值约73亿元。然上市首日即破发,收盘跌超5%,之后震荡下行。2023开年在AI板块热度影响下,股价迎来可喜上涨,4月一度达到38.78元。后便再次掉头向下,截至12月13日收盘报收22.50元,较发行价缩水超四成。

12月5日,国投瑞银基金、诺安基金、华夏基金、国联基金等65家机构调研格灵深瞳。

格灵深瞳明确表示,未来不会只拘泥于G端和B端客户,会持续探索尝试如何走到C端,面向更大市场,做更大生意。

扩展盈利性的雄心肉眼可见,只是有多容易呢?

在调研交流中,面对机构“寻亲事件中AI算法的难点有哪些?”的提问,格灵深瞳列出三方面:一需前期大量技术、数据和经验积累,如算法框架如何设计;二在用预训练大模型训练时,如何用AI生成优质的训练数据让模型更“聪明”;三,该技术需业内专业知识,如何赋分排名、分配权重等。

回顾格灵深瞳往期发展历程,从精进技术到市场培育均离不开“真金白银”。2020年至2022年,研发费用合计达3.67亿元,同期营收8.91亿元,亏损累计达1.14亿元。

截至2023年9月底,格灵深瞳账面货币资金16.96亿元,同比增长4.27%;交易性金融资产1.88亿元,同比增长86.27%。同期,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4645.33万元,合同负债1198.30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920.27万元,非流动负债合计6773.02万元,资产负债率6.58%。

整体看,格灵深瞳短期没有流动性压力、现金流较稳健。但需注意的是,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257.38万元,同比下滑718.75%。且与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亿元相比差距明显。

拉长维度看,2022年底还是1.55亿元,2023年一季度为-0.4亿元,二季度为-0.48亿元,换言之,前三季均告负、且负数逐渐加大。

另外,期内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9848.43万元。意味着格灵深瞳仍处扩张阶段,依然有许多用钱的地方,需警惕长期资金压力。

11月27日,格灵深瞳董事长、总经理赵勇在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会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争取早日恢复营收增长和盈利。

必须要快些了。据同花顺数据,今年三季报,主力持有格灵深瞳的比例较2023中报减少1114.72万股,占比减少6.71个百分点。

再往前看,今年3月17日,格灵深瞳限售股期满解禁后,一些股东旋即减持退出。如策源创投、真格基金I、澳林春天分别减持不超370万股的计划,合计减持不超总股本的6%。

其中,格灵深瞳销售负责人黄辉栋的持股平台澳林春天首次减持106.5万股,套现3252.51万元。3月22日,澳林春天再以34元价格减持5.9万股,套现超200万元。

3月28日,红杉资本加入减持队列,计划6个月内减持不超2%的公司股票。4月20日,现代汽车、现代摩比斯公告,分别将减持公司股票不超323.97万股、46万股,合计不超公司总股本的2%。

对此,格灵深瞳高管曾向媒体表示,相关股东主要在公司成立初期投资,作为基金股东需要解决其基金到期及LP的赎回需求,属于资本市场正常操作,可以理解。已与IPO前股东进行充分沟通,希望其避免或减少减持,避免冲击公司股价。

的确,格林深瞳一路走来离不开大小股东的支持。作为新兴产业,企业盈利并非一蹴而就、需要战略蓄力。较劲时刻,更突显持有的可贵性。

问题在于,投资者也是有耐心的。看看持续破发的股价、想要消除质疑观望,真金白银的业绩胜于一切言语。随着行业卷向大模型,市场留给格灵深瞳的时间不多了……

3

硬刚“熊”出没

智慧城市营收腰斩 

主业转换阵痛

同样面临商业化困扰的还有商汤科技。

12月5日晚,这个港股“AI第一股”再度回应灰熊:做空推测及结论并无依据。

11月28日,灰熊发布做空报告,质疑商汤财务状况真实性与业务模式,认为企业核心业务不再盈利。

灰熊认为,商汤与其自称人工智能公司,不如自夸“人工夸大收入公司”,且商汤存在收入循环,财务操纵情况。

面对相关指控,商汤进行了硬刚,逐一回应了质疑。

如收入循环问题,灰熊曾提及北京市商汤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商汤”)与江苏精仪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精仪达”)的买卖合同纠纷,以及新泽尔公司苏彩通等与四川长虹佳华信息产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虹佳华”)的买卖合同纠纷。

对此,商汤回复称,北京商汤与精仪达的案件,前者并未就与案中被告所签订的供应合约直接相关的产品确认任何收入。目前,该案件已由法院移交公安主管部门进一步调查,还未对有关事实作出裁定。

至于长虹佳华,商汤已提出申索,并表示报告引述的该案件相关内容是未获相关法院采纳的被告抗辩意见,且已裁定被告败诉。

再如隐瞒关联方,以及股东急于减持套现质疑。商汤表示,其从未与该报告中所列“未披露本公司关联方”的公司进行任何须予以披露的交易;而有关商汤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汤晓鸥出售股份的推测也没有依据。

及时澄清、安抚外界不安情绪值得肯定。不过从股价走势看,完全释疑仍任重道远。12月5日起7个交易日,6跌一涨,截止12月13日收于1.22港元。

作为AI第一股,商汤曾风光无限,2021年12月20日上市,发行价3.85港元,总市值一度超3000亿港元。然2022年7月以来持续破发,最新市值已不足410亿港元。

上市近两年,资本成绩单不讨喜,市场在踌躇什么呢?

还是基本面说话,商汤科技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是在香港科学园孕育的企业。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0年收入计,商汤科技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智能软件供应商及中国最大的计算机视觉软件供应商,占据整个国内市场份额的11%。

目前,商汤科技主业包括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和智能汽车四大业务板块。2023上半年,上述四大业务营收8.54亿元、1.84亿元、3.12亿元以及8390万元,占同期营收比为59.5%、12.8%、21.8%以及5.9%。

可见,公司客群主要面向B端与G端。智慧商业是妥妥营收支柱,其次是智慧生活,两业务营收占比均有所提升。但智慧城市营收则由去年的4.34亿元,锐减至1.84亿元,降幅高达57.66%。

要知道,巅峰时期该业务曾为商汤贡献一半营收,为何下降这么猛烈呢?

事实上,早在去年同期,该项业务便遭腰斩。下滑与客户收缩开支有关,智慧城市业务主要面向G端,而近年来G端收缩开支,导致该业务回暖难度较大,企业遭遇主业转换阵痛。

4

亏损大于营收 

C端争夺还差什么

企业不能一直为AI发电。与格灵深瞳处境相似,商汤面临扭亏难题。

2023上半年,商汤营收14.33亿元,同比增长1.3%;同期除税收后溢利-31.43亿元,同比下降2%;经调整净亏损23.93亿元,同比收窄6.7%。

拉长视线看,亏损已是常态,且亏额远超营收。2018年至2022年,商汤科技营收21.65亿元、43.86亿元、55.25亿元、45.20亿元;同期,归母净利-34.28亿元、-121.58亿元、-171.40亿元、-60.45亿元,四年累亏387.71亿元。

2022年亏额大幅下降可喜可贺,然同期营收也止住往期增势,出现较明显下滑。

梳理亏因也是两方面:烧钱研发、自身造血力薄弱。

2018年至2022年,商汤研发费为8.49亿元、24.54亿元、36.14亿元、40.14亿元,分别是同期经营开支总额的52.93%、53.53%、54.70%、57.86%。

行业分析师郭兴表示,不同于当下爆火的预训练大模型,AI企业常采用“从头开始”的研发范式,需准备自己的海量训练数据,完成模型每个训练过程,最后部署模型的推理服务,这个过程要消耗大量财力人力精力。随着预训练大模型发展,以及成本压力驱使,包括商汤在内的人工智能企业亦选择收缩。

据《南方都市报》,截至2023年6月30日,商汤有5016名员工,去年同期商汤员工总数为5943人,过去一年减员927人,降幅超15%。

节流确实能助企业降本,但一味收缩也是权宜之计,根本还在开源、破解商业化瓶颈上。商汤深知此理,基于自身技术及市场需求,在去年推出了首个家庭消费级产品——元萝卜。

今年6月14日,元萝卜产品升级,由下象棋拓展至下围棋。且具有教学价值,内置了棋力闯关功能,以及业余20级到职业9段的能力难度,还包含习题精练等。

不过,产品售价、体验方面或还需有改善处。浏览京东商城,检索“元萝卜”,相关产品售价在1999元到3999元。有网友评论说,相比网页版或移动端的免费棋类游戏,元萝卜带来的对弈体验并没有太大升级,为何要花钱买它?简言之,售价可能限制受众面。

一些质量差评也需警惕。浏览京东用户评价,多数消费者给出了好评,也有少部分吐槽瑕疵。

如11月14日,一消费者称:“(产品)总是识别故障,体验感很差,孩子本来兴趣高涨,结果全被打消了,不建议购买。”

再如8月29日,一消费者表示:“买了一周左右,操控按键失灵,网络很差,显示WiFi信号满格,但加载不了内容。没有打棋谱记谱的功能,下棋偶尔有识别错误,不能纠正,只能认栽。”

客观而言,用户千人千面,人人满意并不现实,上述言语或有偏颇片面处,但善于俯身倾听一线声音、及时反思精进,向来是一种生存发展技能,尤其于急需打开C端局面的商汤科技而言。

行业分析师丁道师认为,商汤科技由于此前聚焦的是B端与G端,对消费者的理解可能没有那么直接,这可能是导致首款产品偏小众的原因。

的确,万事开头难,想真正念好C端生意经并非易事,考验市场洞察力、前瞻性、产品特性。能顺利推出新品已是开了一个好头。

只不过,市场并没有留给商汤过多试错空间。随着ChatGPT、AIGC产品的陆续面市,商汤的元萝卜如何跟更“聪明”、更有性价比的产品争夺用户呢?

5

商业化鏖战 

拥抱大模型、用好比较优势

一定意义上说,格灵深瞳、商汤科技都困在商业化滞后、自我造血弱的围城中。

好在,作为新兴企业,两者有较强的革新应变基因。面对人工智能业的一日千里,此前针对具体场景,打造专业模型的格灵深瞳、商汤科技亦在调整发展思路、路径,积极拥抱市场、更贴近用户。

12月5日,针对机构提出的热点事件引爆后,未来相关业务延展展望的问题,格灵深瞳方面表示,目前已有省、地市、区县等不同层级的公安对其算法产生兴趣。根据目前案例,使用相关算法后,筛选目标可从原来的千位排名提升至前十甚至前五,该技术可助警方提升效率、节约警力和减少财政支出。

在格灵深瞳看来,相关技术还可以扩展到其他类似业务领域,如寻找逃犯、失智人口或走失的老年人等,尤其能在长相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发挥更大作用。

关于未来,格灵深瞳给出的答案是,挑选高毛利率且回款好的优质业务。同时继续探索C端场景。其认为,目前的体育健康和元宇宙都是未来可能孵化出C端应用的领域,故而公司也会关注今天探讨的技术是否具备开发C端产品的可能。

除了推动技术、需求耦合,格灵深瞳在积极拥抱大模型。其打造的底层AI技术平台——深瞳大脑,由数据采集、数据预处理、数据标注、模型训练、模型优选等模块组成,能为公司人工智能产品及解决方案进行综合技术赋能。

基于大规模数据的训练大模型,格灵深瞳研发了基于多模态弱监督的大模型训练算法,节省了大量数据标注资源。用格灵深瞳的话来讲,公司已在智慧金融和轨交运维业务中利用该大模型提升少样本场景的准确率,进一步验证了该大模型在下游任务中的泛化能力。

再看商汤科技,同样在蓄力卡位大模型。今年8月31日,“日日新”大模型旗下自然语言应用“商量Sense Chat”正式面向用户开放服务。此外,“秒画Sense Mirage”、“如影Sense Avatar”等反响也不错。

借助大装置的丰沛算力,今年上半年,商汤联合上海人工智能实验室等多家国内顶尖科研机构发布了预训练大语言模型书生·浦语(Intern LM),成为国内首个超越GPT-3.5-turbo性能的基模型。

7月7日,上海——2023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商汤首席执行官徐立介绍,作为千亿级参数的自然语言处理模型,商汤商量SenseChat2.0版本已突破大语言模型输入长度的限制,并推出不同参数量级的模型版本,可完美适配移动端、云端等不同终端及场景的应用需求,降低部署成本。以“秒画SenseMirage3.0”为例,模型参数从今年4月首次发布的10亿提至70亿量级,能实现专业摄影级的图片细节刻画。

12月7日,商汤科技又宣布,基于商汤自研大语言模型的智能编程助手——代码小浣熊Raccoon开放公测。据悉,代码小浣熊Raccoon支持Python、Java等30+主流编程语言和VSCode等主流IDE(集成开发环境),能满足用户代码编写、数据分析、编程学习等需求,可帮助开发者提高编程效率50%以上。

不难看出,对于商业化进程,格灵深瞳、商汤科技可谓不余遗力、快马加鞭。迫切拥抱市场、衍生更多C端场景之心肉眼可见。

在首财君看来,此前专业模型的开发思路是导致格灵深瞳、商汤科技持续高投资、强研发,商业转化慢的病灶。不过,这些走过的路并没白费。相比从头构建大模型的后来者,两企拥有成熟的模型开发经验和被过滤的有效数据,有望在大模型竞赛中转化为比较优势。

放眼AI业,依然方兴未艾,是一场丛林马拉松。漫漫长路中,先行者注定要扮演探路者角色,也注定了难避错付误判。但还是那句话,市场不等人、竞品不等人。尤其Chat GPT等大模型的出现,带来更多商业化可能、变现空间的同时,也带来了技术、生态、模式、段位等更多维挑战。

一步慢步步慢。面对加速推进的洗牌进度条,如何危中寻机、叫好更叫座,格灵深瞳、商汤科技仍有一场商业化突围、造血力鏖战,仍需讲出更多价值自证故事。

本文为首财原创

如需转载请留言

       原文标题 : 击破质疑 格灵深瞳、商汤科技的商业化突围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